炒股配资


蚕的爱情童话 

刘功业爱情诗36首

作者:刘功业 | 来源: | 2020-06-05 13:51:36 | 阅读:炒股配资 次

  导读:刘功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天津市作家协会第四届主席团成员,鲁藜研究会副会长,南开大学现当代诗歌创作与欣赏课程特聘教师。出版有诗集《星星海》《对海当歌》《错位》、散文集《寻找湖泊》《天凉好个秋》《南昆壮歌行》《水写的城市》、长篇纪实文学《激情唐古拉》《第三极》、电视连续剧本《还是那条街》(合作)等。曾获中国网络爱情诗歌十佳奖第一名、《诗刊》作品奖、《诗潮》作品奖、天津诗歌节奖等。散文集《寻找湖泊》1997年获天津市作家协会作品奖。电视连续剧《还是那条街》1



冬日的黄昏


炉火敲打着四壁
茶香弥漫成一首苦味的歌曲
声音熟悉而陌生
像冬日林中的枫叶
寻找已经变得吃力
 
对面的楼顶,晚钟沉重地坠落
如潮水轰鸣,宣泄成瀑布
淹没你  淹没我
只留下挡住黄昏星的窗帘
做一个夜晚降临的提示
 
我们不再年轻  年轻拥有那么多甜蜜
我们并未衰老  衰老才会执著地回忆
别把你的小屋当成那艘船吧
不然你会悔恨
悔恨我们曾像船一样分离
 
只是这么多年  你还在苦苦期待
只是这么多年  我还没有忘记
期待我会再像船一样地驶向你
别忘记这座城市  这间小屋
茫茫海上  永远有我的一块锚地
尽管我们都很明白
痛苦  早已发酵成醇酒
失去的  既然已经失去
 
不要开灯  你说
更不要让语声打破这种静谧
就让’我们围着炉火
这么长久地默默注视
就这么默默地喝干壶中的茶
默默地喝光瓶中的酒
我们畅快地大醉沉重地喘息
仿佛背负了几个世纪
酒力悠悠地发散
你在幽幽地哭泣
我醉成一滩烂泥
 
但愿时间真能成为永恒
以它的魔力塑一座雕像
把你留给我  把我留给你
然后我们悄然分手
告别暮色中那一支短笛

 

重访咖啡屋  


屋里的灯光很熟悉
橘红色的浪漫重新把你洗涤
火车座很熟悉
文学沙龙的朋友们总在这里相聚
吧台很熟悉
卖咖啡的女孩常把你默默注视
炉台上的咖啡壶很熟悉
浓浓的黑咖啡曾使人忘乎所以
 
太熟悉的空间里  你没有一个朋友
周围熟悉的目光
都在非常陌生地看你
你对咖啡女孩莫名地发火
看看那美丽的脸庞惊恐失色
却记不起她的名字
 
加糖加奶当然还要加酒
滴滴香浓意犹未尽
广告语言忽然使你心绪顿失
喝咖啡的人们不是寻找新的话题
 
咖啡屋不过几年已经老了
卡拉OK比文学沙龙更有名气
桌上的咖啡壶如一架旋转的日晷
缤纷的液体从杯子里出出进进
却已经找不回过去的日子
皱纹奇怪地伸缩
常常联想起了皮的奶子
 
朋友们纷纷在说  咖啡屋太小了
喝着咖啡聊天总感觉有个框子
火车座太高了  灵魂流浪过整条大街
仍然越不过感情的距离
黑咖啡太苦了  加了那么多佐料
常常怀疑如今的文学不过如此
 
天亮之前  朋友们纷纷告别
在告别的时刻忽然醒悟
属于咖啡屋的那些夜晚
并非一定是回忆录中的空白
将来再喝起咖啡  可以向孩子们
讲讲那些现在不得不忘却的故事

 
斜屋

阳光扭曲着进来
窗子开得很怪
上午十点  楼下小店铺的门
准时被客人打开
 
楼梯旋转了很久
你的连衣裙旋转了很久
我的快要倾倒的门旋转了很久
终于  阳光斜斜地进来
 
房间很小  
盛不下长久的等待
你的连衣裙很小
幽幽的蓝眼睛是夜晚的光彩
我的心很小
怎么也想不起那些空洞的表白
 
我把房间和心都放在盘子里
让一阵甜蜜的惶恐啜成葡萄
任你随心所欲
为我系好斜斜的领带
 
窗外的世界很大很大
我们却无法穿过这小小的斜屋
走上阳台

 
蚕的爱情童话 

我是蚕。仆伏在你的风景里
一枚桑叶就是整个天空了
秋岚,就是两颗紫红的葚
成熟在你丰满的胸前
任我啜饮
 
由春经夏
我的世界充满温馨
在爱情的辞典里
片面  就是完整
你的眼睛,淹没我所有的理智
一望情深
 
在我们共同创造的风景里
我成熟为一枚自己的果实
把每一次灿烂的开放
珍藏于心
 
爱,就这样一滴一滴的滋养
从土壤深处到血肉肌肤
洁白而又神圣
美,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入侵
从自然万物到每一颗灵魂
每一次蜕去旧的皮囊
都是一次生命的再生
 
春花秋雨  明月清风
其实都是阳光的启示
一如你凭海临风的倩影
永远美丽清纯
每一次痛苦而又幸福的思念
都是心路通达真爱的修行
 
我是蚕
我是被爱统治的生命
宁愿被感情的丝线
紧紧密密地缠绕
就做一颗醉卧巢中的茧儿
只有春天
才能把我唤醒
  
 
情感的描述         

 
不能用一件沉甸甸的行李描述情感
无论多么沸腾,水都无法与血互换
不知道有多少岁月属于昨天
不知道有多少歌声将会流传
 
不能用一条寂寞的旅途为爱代言
流浪是心灵自愿的放逐
孤独的马,行走天下的快乐里
太多的柔情和惆怅,难以入眠
 
我用一生读你那封无字的信函
没有什么文字,能把灵肉的欢愉欺骗
一扇关紧的门,一扇打开的窗
没有什么词语,能和那个词语一样震撼
 
或者是狂卷的风,或者是淅沥的雨
竟然不是冰雪,在这个最冷的冬天出现
残缺的,就不是圆满,任凭泪中有笑
装下整个天空的,恰是月牙清浅的一湾
      


暗处的光芒

 
阳光喷薄。河流浮动在伤口之上
哪些坚硬暗自融化?酷热也终于疲惫
你是一块晶莹的绿宝石
温润,又如此清凉。风
悄然而来。如隐藏于暗处的光芒
 
天空变得明亮。从你的眼睛中
飞鸟渐次打开自由的翅膀
并非从月光开始。一枚叶子娓娓诉说
恰恰是生命的那些暗处
匍匐在地上,呈现一些温暖的金黄
 
握住你的手。是一种什么感觉
重新打开的青春,让爱情喷薄激荡
风,是一把堂皇挥动的镰刀
从藏在暗处的光芒,读懂你的忧伤

 

写给落日的情书


终于可以平等地对望
这么近,正是爱情的距离
相拥入怀,感受彼此
却不会被欲望灼伤
 
你长长的睫毛落下来
一汪湖水,被茂密的秀色遮挡
躁动了一天的鸟,也悄悄落下来
提醒草间的虫儿,放低了音量
 
这样就很好了。
那些准备了一个夏天的誓言
轰轰烈烈,过于滚烫
 
在沉入黑暗之前
在夜莺歌唱之前
在放你自由的天空反悔之前
这片刻的欢愉,足够辉煌

 

柠檬


那些庸俗的树和缤纷的花,拥挤着
惟有你,如一尊女神,安静地挂在天上
我感动旅程中与你相识相见的每时每刻
这是春天最好的礼物,多少年了
一只金黄的圣杯,你的光芒,盛满清香
 
你值得仰望。在我目力所及的远方
寒冷和温暖,是充满悖论的同一把刀子
忽略南方的热烈,北方的苍凉
只是期盼一场雨,或者一场雪
奇遇你。和那一枝不期而遇的丁香
 
倾听着穿越身体的每一缕风
唯有心香一瓣,才不会被爱灼伤
耳鬓厮磨的平凡,拳拳而握的担当
许多山川风景,任我驻足流连
只有温暖,一下子抓住那些时光
 
多么好啊,终于可以安静下来
深夜的火炉旁,我和你相依相偎
读书时,听萤虫和露珠细语
抚琴时,有山风和海风伴唱
你用生命的全部,满足我修行的渴望
 
面对大海,面对青山和广袤的土地
我只想一遍又一遍地高喊母亲和故乡
那些招摇。那些喧嚣。所有的功名
都不过是生命的过客和轻狂。此时此刻
一杯共饮的酒,盖过所有的激情浩荡

 
雨茶

没有听到雨打芭蕉的声音
只有一帘心绪,纷乱地落下
你看着窗外。天泉如注
一街滔滔的涌流,视而不见
只有一壶春水,煮出夜色如华
 
芬芳的茉莉,芬芳了当下
淋湿的星月,在本真里融化
几只杯子,有些凌乱地站着
谁还记得时光之手,当初如何
把那些青涩搓揉得心乱如麻
 
似乎早已沉稳如钟的词语
怎么会支离破碎,有些辞不达意的尴尬
似乎风声雨声都已被紧紧关在门外
只有这片看不见波涛的海
在茶匙空空的搅动中,涟漪飞花
 
心中,一泓大大的海
心外,一盅小小的茶
细雨,其实很大。竹篱,其实无涯
没有千古的风月
怎么能听到心海的喧哗 
 

爱你,不过一场大雪的距离 
 
         

远方,大地已经苍茫
一场大雪,正焦急地走在路上
我在的城市寒风急骤
你在的城市大雪欢扬
 
一场雪,等了这么久
白天到夜晚的呼吸变得漫长
期待一场雪,像爱你一样铺天盖地
等待一个你,像天上的仙鸟羽翼霓裳
 
我和你,不过一场雪的距离
那只体验生死的虫子,享受完爱情
在蛰伏的洞里,回味最后的时光
我爱你,从春花到秋霜
从草绿到苍茫。春天到冬季
不过是爱情一个截取的乐章
 
我像太阳一样地爱你
少了些热烈,多了些柔情
我像冬天一样地爱你
有了些距离,多了些向往
我像大雪一样地爱你
每一朵每一片,都能感受冰如火烫
让温暖更多一分宝贵
让酒香更多几分绵长
让更刻骨的思念,揉进一些惆怅
 
我和你,不过一场雪的距离
我爱你,不过一场雪的距离

 

月光酒瓶 


月光酒瓶   装一泓无涯的海
让你我的心  总在波涛里澎湃
即使不是这个团圆的节日
感情之酒  也常常被相思打开
 
如水的月光  被透明的玻璃覆盖
不经过发酵和蒸煮的磨难
再美的语言  也寡淡无味
如同一些液体那么苍白
月光的酒瓶  总是满着
让心灵之河从不淤塞
 
醇香是月光的醇香
却不被月光独享
优美是诗歌的优美
总是文化的佳酿
月光的词语  岁月的音符
终于歌唱着酿成甜美的酒浆
 
一只只古老的陶坛
漫漶在酒的情思里
在岁月的深处珍藏
月光浸泡着酸酸的杨梅
月光搓揉着甜甜的葡萄
月光让高粱和桂花一起重放光芒
月光也使普通的橄榄和红红的枣儿
被感动得滋味厚重  余韵悠长
 
月光的酒瓶  有形而无形
柔韧  而且坚硬
用生命酿制的美酒
感悟一种生命的纯净与高尚
用生命打造的美器
滔滔的是月光博爱的思想
 
瓶中的酒  浩浩荡荡  
酒外的瓶  盖过穹苍
可以倾倒出来的是岁月
无法倾倒出来的也是岁月
月光穿越你的灵魂和身体
模糊而透明  苦涩而醇香
世界上许多东西本来如此
透明了反而模糊
苦涩了反而醇香
 
看不见摸不着的月光
却又无处不在的月光
让我们的身体和精神
在每一个季节
都通体灿烂  晶莹透亮
 
月光的酒瓶永远醒着
在每一个有月无月的夜晚
酒瓶里的月光永远亮着
在每一个有你无你的夜晚
哪怕千里万里星汉相隔
月光的酒瓶一旦打开
你就是一片大海
我就是一条大江
 

错位
 

轻轻的我一挥手
我想的是该走开
你想的是坐下来
我终于不是桥下的流水
你也终于不是天上的云彩
没有花,在这一刻忐忑绽开
不是时间错位
而是感情错位
 
默默的你一回眸
我想的是去远行
你说的是请留下来
你终于不是拴心的红丝线
我也终于不是浪游四方的情歌仔
不是感情错位
只是时间错位
 
当我们终于重新坐下
同样的一壶茶水
不再是同样的一种心情
同样的一种心境
不再是同样的那一壶茶水
      

水中的玫瑰

 
能开在水中的玫瑰
常常保持着梦中的完美
能飘游在空中的灵魂
常常被那些花瓣完美地撕碎
能思念的爱尔兰咖啡
一杯两杯,原汁常常忽略原味
 
人海里的孤独
碰撞着两只相同的酒杯
心海里的忧郁
总喜欢在繁华里独醉
许多碎片在风中狂舞
那些拼读的词语
小心地盖住伤痛的部位

 

秋天的咖啡屋   


没有谁,能触动那片寂静
只有琴声,如温婉的雨
敲敲打打,落入秋天的迷蒙
还有多少岁月,
可以青春放纵
还有多少欲望,
再把无言写满天空
 
不敢放糖。太甜腻的感觉
有种似曾相识的陌生
习惯,是你湖面上的倩影
平滑了冬天所有的坚硬
放下茶匙。不敢轻易搅动
奶昔。调和着不真实的幻梦
 
纱帘微动。却有一种断裂
在心底支离破碎,震天轰鸣。
风,是一把怎样的刀子
藏在紧紧关闭的窗后
多少热烈,都放逐得很远
任凭夜晚,冷硬无声


春分的分   


就一个春天,能分开吗
我用晶莹的冰雪珍藏了很久
 
就一树繁花,能分开吗
一场细细密密的雨,织满心头
 
就一个爱字,能分开吗
哪怕春水浪漫了所有的河流
 
就一个天空,能分开吗
遇见你,就是我整个的宇宙
 
就一束阳光,能分开吗
所有明亮,都是有你的时候
 

你是我一生的苍茫     
    

有多少种野花,拥挤着秋色
如天边的流云,纷扰了你的回望
是绝情的一瞥,是漫漶的忧伤
还是太多的留恋,纠缠着过往
 
爱,是封堵在生命里的热血
什么时候,任性澎湃成一条大江
什么时候,我沉溺在你的眼睛里
宁愿做一场豪赌,可以战胜风浪
 
怎样的一种惶惑,擦出电光石火
怎样的一个你,让我激情浩荡
怎样的一段情,可以生死相依
怎样的一种承诺,注定烟华流觞
 
怎么可以消泯那些岁月
只想拥有彼此,一起策马洪荒
怎么会漫漶成此刻的哀痛
穹庐四野,你是我一生的苍茫
 

你的琵琶为谁而弹 


你的琵琶为谁而弹
你和我,很近,又很远
是壁画里的敦煌
还是秦汉,魏晋,大唐
也许更为久远
容貌有些模糊
曲调,更神秘散淡
 
你是谁?我是谁?
哪个程序出了故障
让我们穿越时空
在数千年还是上万年的差错里
情感碰撞,蓦然相见
 
也许是一次太空旅行
看江心秋月,听珠落玉盘
云海,星际,才有这意外梦幻
也许,我是那个星际舞者
没有你弹奏的乐曲
我沉睡已久的灵魂啊
无法再度狂欢
 

空椅子


等。一路走来的等
秋林如洗。幽谷清风
弯弯小路的尽头,空椅子
是有你相伴的风景
 
等。多少人生的空镜头
读懂了,其实意味无穷
等待相依。等待相守
此刻的空蒙。此刻的纯净
 
等。深秋已过,是微寒的冬
风,从心上吹过。拂去尘埃
等着一湖涟漪,慢慢结冰
一枚镜子,等大雪擦拭,春整妆容
        

白雪与水仙花的爱情

 

云天千里。我奔跑了整整一个冬季
以漫天遍野的激情和痴狂。扑向你
屋内窗台上,水仙花含苞待放。
隔着厚厚的玻璃,我和你凝神相望
相逢不语,泪水盈眶。没有忧伤。
 
房檐下的冰凌,延伸着我的惊喜和惆怅
你离我多么近啊!却被无情阻挡。
白雪覆盖大地。春的气息,洋溢在你的身上。
你的面容,多么娇美。你的身影,多么俏丽。
你的一颦一笑,浪漫盛开。
阳光灿烂。鹊鸟欢唱。我的心啊,溢满芬芳。
 
这宁静的早晨,这春天的早晨,这热烈的早晨
我是最后的一场雪。多么欢欣。多么悲壮。
多像轰轰烈烈的爱情。即使化成一地泥水,
也是你生命的滋养。让草木萌动,让小河起舞
让花朵绽放。让被春雷惊醒的昆虫,自由歌唱。
 
轻风来了。尽管还有寒凉。
细雨来了。也许还会凝成冰霜
我就是这冬天最后的火把。一片一片的飘零
一片一片的燃烧。宁愿被思念融化,被爱情灼伤。
宁愿用寒冷,为你凝聚春天温暖的阳光
          

镜湖~读你 


你的眼睛,像一池镜湖
写满岁月的痕迹
碧透的水边,黄叶满地
就这样静静地站着
看白发满头,穿越深巷
老屋前,站成心中的彼此
 
总是忍不住读你
读那些曾经的青涩。校园里
那些擦肩而过的相识
读你。读那些逝去的青春
飘洋过海,御风千里
生命中唯留下淡淡的涟漪
 
读你。读夏荷春草,摇曳风中
读你。读无字天书,写在云里
读你。读岁月静好,心如止水
读你。读一叶知秋,碧空如洗
 
冬雪覆盖了归途
夕阳映红了山脊
老树在湖边站着。飘零着孤独的旗帜
沧桑是一种毒药,沁透往事和追忆
虽云泥殊途,不离不弃
任鹰翔鱼游,相偎相依
       

时间之外,两棵胡杨的意象 


千年的爱恋是什么样子
千年的相守是什么样子
千年的风华是什么样子
千年的苍凉是什么样子
 
两棵胡杨,一湖秋水
彼此相望,又各自独立
不再是黄河壮汉,信天高歌
不再是细雨江南,吴侬软语
这千里万里的行程
终不过是草木形骸秋渐远
这千年万年的岁月
才真是陌陌红尘只有你
 
你和我,我和你。就站在时间之外
任花开花落,天地无他
没有风卷黄沙。没有仗剑天涯
没有年少轻狂。没有老眼昏花
只有曾经的青春依然牵手
只有满满的幸福以爱表达
   


季节的暗语


一棵小草。一根枝条
甚至一点鹅黄,一滴露珠
都是春天来临的信号
 
冬天来了。越来越尖利的风
棉衣,挡不住越来越刺入骨髓的冷
悬崖上,一丛丛干枯的狗尾巴草
 
你的身体,只是季节的暗语
一枚飘落的叶子,虽然金黄或者红艳
却是一段与萌芽相反的路程
 
厚厚的冰雪下,一汪山泉流淌着
像不可阻挡的生命,悄悄奔跑
阳光,才是最响亮的号角
 

爱若无形 


水天一色。水若无形
如果没有这堤岸,这房舍
想不好,该怎样把你形容
 
是湖?是海?还是水乡河涌
只因为是你的家乡
我才对这里如此钟情
 
爱若无形。只想与你相伴一生
有一所房子,临水依岸
看花开花落,读春夏秋冬
  

湖边落日 


我就坐在你的对面。隔一泓秋水
不过一道眼波的距离。却是风云千年
天上人间。看如何幻化无穷
冰冷的湖,烈火的心,动地惊天
 
这一瞬,是凝固的。多像最初的相识
茫茫人海,一道闪电,把我猛然击穿
融为一体,享受生命的光华
一把吉他,仗剑天涯,诗酒狂欢
 
没有痛苦忧患,就像大海没有波澜
想牵手相伴一生,却无奈渐行渐远
歌声里,歌声里,歌声里
任凭你的背影沉入黑夜,成了永恒的纪念
 


这时的月光特别香醇


这时的月光,肯定特别香醇
这只硕大的酒杯
一杯一杯,装下我们如歌的青春
 
这时的大海,肯定特别温馨
你是最完美的女孩
我们手拉手,波涛牵着彩云
 
这时的天空,肯定特别亮丽
壮阔的世界,布满星辰
我的世界只有你,我最亲最爱的人
 
这时的你,肯定特别羞涩
今生今世,爱如明月
你我紧紧相依,醉入彼此的心音
       

叶子的秘码


娇嫩的叶子,青翠的叶子
金黄的叶子,干枯的叶子
我按照这个顺序读着
我打乱这个顺序读着
一种情绪,或者另一种情绪
我反复读着这些叶子
同样的一种叶子
不同的一片叶子
 
每一片叶子,都在和我对话
微风轻抚,似乎是一个灵动的你
当我把叶子当成感情密码
生命里,所有的基因表达
马上具有了诗的价值
 

爱如海风飘散  


还记得那个月色迷离的夜晚
还记得那个海风温柔的夏天
还记得那个阳光灿烂的你
把那些日子酿出酒一样的甘甜
 
一起漫步在蓝色海滨
一起远足去茫茫草原
一起探秘在东海渤海
一起沉迷在构造潜山
 
似乎遇见你只是偶然
似乎人生就是太多的遗憾
似乎那些运移通道是冥冥暗示
似乎爱上你就意味着曲折回环
 
能解读那些复杂的地震曲线
你怎么读不懂我感情的语言
知道你爱有所属,知道你不想欺骗
知道你心中痛苦,知道你渐行渐远
 
你是我生命中的蓬莱
一旦遇见就不会是陌路云烟
相隔重洋,你是我从此的追随
哪怕爱已如海风飘散


中的月光 


一杯水
盛满今晚所有的月光
然后,用一首诗
勾兑所有的清凉
 
很想,让水平静下来
像这轮圆月
一杯水
旋舞着你的清香
 
一池水
沉淀着风的语言
一片海
汹涌着无声的时间
哪怕小小的一泓
无法阻挡心的波澜

 

春风有你三千里  


纵马千里,因为有你
春风万里,因为有你
无你在处
冰雪三千丈,大漠无生机
有你在时
鲜花开满山,河畔杨柳枝
 
真像那个梦吗
愿青春芳华如诗
盼有一次忘乎所以
想那一生最美的遇见
就在千里万里的邂逅里
看那些水流,看那些花开
就心生欢喜
 
明知不能拥有
你的笑,仍值三万兵马
尽管时光短暂
杏花依然伴了烟雨
追慕英雄血的战马刀剑
宁愿温柔片刻
让诗意的想象迷失自己
然后,回眸一笑
斩断情丝

为什么又是月光


为什么又是月光
似乎平静的大海上
铺出一片虚幻的光亮
 
总是让人纠结的海
搅动着一只岁月的杯子
有些疼痛无法隐藏
 
谁看见了你此刻的面庞
痴痴的瞩望,傻傻的猜想
思念总是和月光纠缠不休
两行清泪,一场情殇
 


两个人的海

   
现在是早晨还是晚上并不重要
面对风浪,有你的倚靠就足够了
配资公司 未来,说些什么并不重要
面对大海,有你的牵手就足够了
 
这只是我们两个人的海
阳光和花朵,会在眼睛里盛开
不需要背景,不需要人群
无论这海多么空阔和幽深
都比不上心灵的广度和深度
 
多么快乐啊!我和你
天上的圣光,和那对大雁一起飞来
多么快乐啊。我和你
宁愿时光不老,万物皆空
你就是我全部的世界
 

风的温度


只有这时候,风才是温暖的
可亲。像你的手,忐忑间有些迟疑
可爱。像你的脸,粉嫩带一丝娇羞
有一些潮湿,像你的眼睛盈满水光
每一朵花,每一枝叶芽,每一棵小草
都可以让一滴晨露或雨水燃烧起来
点亮生命的火炬
 
只有这时候,风才是温暖的
走过冰雪,我珍惜这个叫温暖的词语
用温暖标记一个人,用温暖标记一段情
在一缕玫瑰色的风里,看你,想你
看你长长的秀发垂在河上
想你轻盈的舞姿开满花季
宁愿就这样相依相随
陪你在雨中,牵手在梦里
 
只有这时候,风才是温暖的
会忘了那些寒冷,会扔掉那些阴郁
浪漫情歌狂欢在三月青青的草地
阳光清新,桃花烂漫
明丽的天空盛开爱的欣喜
风哦!我敞开胸怀拥抱着你
这当之无愧的温暖
从此不离不弃
 


天堂雪


一场雪。来自天堂的大雪
宏亮的声音,寂静无声
只用寒冷的风,喊暖了天堂山
 
和月光一样明亮的雪
和目光一样温暖的雪
山下的河流驻足,仰望着山上的炊烟
 
弯弯的山路,遮蔽了苦难
晨钟像一把长刀,切出岁月深处的基因
匍匐的行走中,传递着迢遥与庄严
 
一堆又一堆的煨桑之火。难以熄灭
雪季来临。我和你,在十二月的沉默中
只想让慢下来的爱情,悄悄开满春天
                  

每一道六月的伤口,都俯下身来


在镰刀和麦穗的对望中
幸福在敲门。每一道六月的伤口
都俯下身来,张开在你的世界里
微弱的声音。像期盼中遥远的好人
 
你藏在天使的秘密里
一场雨,是可以用诗歌表达的距离
淋透山下裸露着胸肌的麦地
那棵无花果,收容鸽子翅膀的信息
 
渡过河去。在又一场风中落下
那些被仰望的生命,重新成为种子
在你热爱的土地上,只有酒和语言
可以沉潜在岁月深处
与漫漶无边的水,生死相依
        

更多的叶子下来


从午夜开始,重新理解爱情
一枚叶子落下很久了
阳光洗出的金黄已经暗淡
更多的叶子落下来
一层一层。时间的胴体上
铺满生命的厚重
 
从月色开始,等待一场大雪
地上那些坚硬和不平
是落叶担忧的事情
前赴后继
填满那些深深浅浅的沟壑吧
让娇嫩的雪花减少些疼痛
 
从新年开始,像落叶和雪花
做一些温暖的事情
哪怕用身体为彼此铺出一方太平
这种看似卑微的自由
就是落叶和雪花的爱情
许多不能说出的秘密
从此沉入水中


眼泪,是泣血的水


不是雨,就是雪
这个春天,如此纠结
不是生死关头,怎能理解
爱,是最沉重的嘱托
 
不是相濡以沫
怎么还有一丝气力
写下“我的遗体给国家”
之后,再歪扭写下
“我老婆呢”①
 
不是生死相依
怎么会有天各一方的痛惜
床前尽孝,回天乏术
永别我爱,夫爱我妻②
这痛断心经的文字
只能和热血生命灯火相系
 
眼泪,是泣血的水
天空盛不下了
爱,能容下

注①:2020年2月12日上午,武汉金银潭医院里,新冠肺炎重症患者、47岁的肖贤友颤巍巍地朝着医护人员不断比划写字的动作,医护人员拿来纸笔,他吃力地在白纸上写下这11个字后去世。
注②:2020年2月14日,湖北电影制片厂知名导演常凯因新冠肺炎去世,享年55岁。17天里,他一家四口因此病相继去世。这两句话,是他遗书中的文字。
责任编辑: 马文秀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我常常面壁于大海(组诗

    马兴,原名陈马兴,广东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在《诗刊》《诗探索》《文艺报》《
  •  肖黛:诗人残泪如血

    今天是3月23日,是诗人昌耀离世20周年,中诗网特推出著名诗人肖黛女士的文章,向当
  • 英诗同题翻译2020 |DE

    本期所选第200首诗Desideria,这是威廉·华兹华斯1812年为悼念夭亡的幼女凯瑟琳
  • 2020年3月上半月中诗

    统筹:何中俊,组长:陈敬良,编辑:身后眼前、乐山船公、徐一川、彭云霞、茂华、顾念 
  • 斯里兰卡

    太阿:本名曾晓华,苗族,1972年出生,湖南麻阳步云坪人。1994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数
  •  肖黛:诗人残泪如血

    今天是3月23日,是诗人昌耀离世20周年,中诗网特推出著名诗人肖黛女士的文章,向当
  • 英诗同题翻译2020 |DE

    本期所选第200首诗Desideria,这是威廉·华兹华斯1812年为悼念夭亡的幼女凯瑟琳
  • 2020年3月上半月中诗

    统筹:何中俊,组长:陈敬良,编辑:身后眼前、乐山船公、徐一川、彭云霞、茂华、顾念 

Copyright © 2004-2020  cgpz555.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配资开户 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