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配资


中国诗坛的一股旋风

——读顾偕的《广州步伐》有感

作者:谭元亨 | 来源: | 2020-06-01 | 阅读:炒股配资 次    

  导读:谭元亨,中国作协会员、著名小说家,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华南理工大学客家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至今已出版文史哲工各类著作逾100种、3000万字,并主持《广东客家史》、《客家文化大典》等项目。



 

 



  当科场失意、踯躅街头的洪秀全,无意中广州得到一本(救世良言》的小册子;当踌躇满志、左冲右突的康有为,有机会在广州办起了“万木草堂”:当八方呼号、筹资筹枪的孙中山,一次又一次地在广州发动武装起义;当一双草鞋、一把纸伞走遍乡村的毛泽东,得以在广州办起了农民运动讲习所;还有,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几度南巡,也少不了驻足这南国都会……一个在近现代史中狂飙突进的广州,该有多么深厚的文化底蕴,才令她于中国、于世界数度挺立潮头,成为历史改变的一个重要证明
  正是顾偕的长篇政治抒情诗《广州步伐》激起了我对历史文化的思索;从而引发了对广州这一历史文化名城一度又一度的叩问!
  这种叩问还很多——作为2000多年海上丝绸之路上最大的始发港,广州带来的海洋文明的丰富财富,又岂是“天子南库”四个字所能代替?毕竟文化上、精神上的斩获,远胜于物质,早早形成的商品意识,恰好与近现代的世界“平等、自由、博爱”的大潮,以及“德先生、赛先生”最早衔接起来,这才有了广州今日成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荣幸!是历史选择了广州,这绝非幸运,而是必然的结果!
  同样,作为珠江文化或者岭南文化的中心,她所汇聚的江海一体的力量,绝不是封建王朝视之为“边缘”或“鸡肋”所贬抑得之的,但这股力量一旦开发出来,足以撼动并颠覆掉看似固若金汤的千年帝制。当年李鸿章惊呼的“三千年未有变局”,正是看到了这足以抗衡千古顽垒的巨大力量。珠江的水量居全国各大江河水量的前列,广州人扭转乾坤的力量,也绝不亚于这条大江!
  我耳边,总是回落起《广州步伐》中那铿锵有力、激情四溢的诗行:“广州,你的祖先/在南越造大舟时/就从来不是为了/内足自富/广州,你的祖先/凭借日臻成熟的能力/在海上架起梦想的航线/有朝一日能使东方的传统/四通八达/有朝一日能让自强/十倍于昔/一切进程,绝非是想/停留在增加的贸易/一切市场的促进…..你儿女千辛万苦的开辟/已成为一种/理想的标志/你儿女勇往直前的发现/一次次向未知宜战/次次朝封闭进军/恰好在黑暗的夜空,总让/一个又一个年代/听到了/弥漫着清脆的雷声.....”
  是的,在中国历史上,广州,有多少回,成为了惊蛰的雷声,唤醒了沉睡的大地!我们甚至可以说,不了解广州,就不了解中国,至少,对中国的了解是不完整的!
  包括黑格尔在内,正因为他不了解广州,才武断“中国没有分享海洋文化的馈赠”,从而断言中国只是个内陆国家,不懂得商品贸易。可一个广州,就足以驳倒他这貌似权威的定论,改写世界史上曾有过的对中国的描绘。
  显而易见,广州是破译中国走向现代、走向世界的密码之一!
  因为,广州不是中国边缘上的“鸡肋”,而是世界的广州,是中国与世界接壤的窗口与桥梁,无视广州的存在,就无法理解今日中国为何在世界经济中迅速崛起。当然,更无法理解广州人的观念,不仅走在全国、甚至是全世界的前面。
  “我已在一片/保持旺盛态势的/先进机制中/领悟到了,这样一种/有关精神和物质的总结/文明,其实就是/一种距离/达到了想要做出的跨越/还有什么未来/不可企及/还有什么/难以预料的艰险/能够阻止我们/一直朝光明/信步走去……”
  顾借以他的诗,这么大声予以回答。
  好一个直朝光明的“信步走去”!
  我想,广州人最大的也最宝贵的品质,正在这里!所有来广州的外地人,所能感受到的第一印象,便是这种自信,对于光明,对于未来的自信!正是由于这种自信,使他们在改革开放之初,无论遭到怎样的诋毁、怎样的批判,都绝不左顾右盼,坚定不移向前进。“香三年,臭三年,不香不臭又三年”,这20多年,不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吗?顾偕来到广州,恐怕,以一位诗人的敏锐,首先感觉到的,正是这根植于几千年沃土之中的自信!没有这种自信,又怎有广州今日的辉煌!
  我们叩问广州,我们叩问未来,却离不开广州的过去!没有过去,也就没有今天与未来!一位政治抒情诗人,他总是瞩目于未来的,而且必须是一位理想主义者,但并不等于说,他只是个空想家,只是构筑一个空中花园,完全不是!我们不难看到,在这7000多行的长诗中,诗人对广州的历史文化,对广州的人文底蕴,已有了深刻的了解,正是建立在这一了解上,诗人顾偕才进发出如此炽热的激情,才会吟出如此炽热的诗篇。
  这些年来,也许由于消费社会作用,我们的诗坛中,充满了那种矫柔做作、无病呻吟的做秀,思想苍白、语言枯涩、形式怪诞,但诗情了无,整个地败坏了我们的诗风。不少诗人也为此失去了激情,从此与诗歌创作绝缘了,再也写不出什么。也就是这个时候,顾偕却以澎湃的诗情、犀利的笔锋,以及厚重的文化底蕴、新锐的思想观念,为诗坛带来了一股力敌千钧的旋风,席卷了南国大地,不说“文起八代之衰”,至少,对诗坛的这种震动,其意义绝不可以低估。
  作为一位时代的强者,顾偕定将在这风生水起的广州,吟诵出更壮丽的诗篇。
  
诗人简介
顾偕: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在芙蓉、花城、诗神、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及南方日报等全国大型文学杂志和报纸发表长诗20余部;在中国青年出版社、中国文学出版社(中英双语版)、花城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等全国知名出版社出版个人文学专著9部(诗集)。诗作曾被拍摄成电视诗、电视音诗在中央电视台及香港和全国30余家电视台播出;曾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随张贤亮、徐怀中团长出访日本、巴基斯坦进行国际文学交流。
责任编辑: 山野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Copyright © 2004-2020  cgpz555.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配资开户 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