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配资


《槐窗诗稿》第四辑  河谷云

作者:苏小白 | 来源: | 2020-05-31 | 阅读:炒股配资 次    

  导读:旅美作家、诗人苏小白诗歌作品选。

出航

不要抱怨生活暗淡
心中须搁一些灿烂
如果没有亮堂的心灵
怎么酝酿绚丽的人生

痛苦意味着寻找光明
如果没有眼泪
生命怎会是一片葱茏

故乡的风,已经启程
不要犹豫不定
出航,远方泛起猩红的
黎明

1989


遥寄

放飞一只白鸽,昨日窗前
让我的思念悄悄捎去——

你美丽的房子,可在春天的心窝
大山,清清秀秀站立旁边
偶尔会飞过去一朵白云么

那是我寄飞的白鸽呵,涉过无数山溪
日日夜夜寻找你的居所
你听,你听,它不仅仅是为了
赠你一首含泪的恋歌

1989年6月


生活的精彩

为什么这样忧伤
静静眺望瘦弱的夕阳
脚下的路落满了泪痕
一洼苦涩,映照婆娑的黄昏

飞飞的雁影是多情的眼神吗
径渐渐隐进远方
月色,蹦蹦跳跳翻过了小桥
懒散地息在身旁

似乎走得很远很远
灵魂,是一只驳斑的小船
路灯下捡拾泣血的残叶
生命,是一只云端的飞雁
——
相信吧朋友,生活的精彩
莫过于  痛苦中走过自己

1990年


赠诗

轻轻掩起孤寂的泪潭
你郁郁地走
摘一枝染遍忧伤的新秋
把心事遥寄飘泊的流云
静静依暖眺望世界的窗口

昨宵,心畔几丛墨绿的惆怅
散一路淡淡的清香
你悄悄扎只红色的木筏
驶向清澈的星光

1990年2月


致D

一瓣单纯的笑。浅语时
你是柳叶剪破晶莹的薄冰 

一笛洁白的歌。回眸处
你是丁香点亮金色的月明

你本是一抹娴静的云
被天边的彩虹斜照着
——淡淡的轻愁

你本是一只善良的鹿
被溪边的春光映耀着
——静静的温柔

1990年2月


眺望

一尾鱼舒适地游弋激动的胸膛
天空的双颊尽染着云儿的清凉
春风的绿纱巾呵,在草地上写意地飘荡

跟随蜜蜂鼓动的双翼  朋友
我轻轻叩响柴扉上一声美丽的拜访
让心郁悒的小红马拴在
篱笆外落满竹荫的小巷
你悄悄走来,走在红杏下
抹去额边几缕昨宵淡淡的忧伤

问我为什么眼睛里泊动着泪花
是你瘦弱的身影泊动在我郁郁的心房
泥泞布满远行的小径
雁行融进晕黄的夕阳

朋友,走上心灵的阳台吧
让我们并肩眺望
栖落着梦想的远方  

1990年3月10日


还乡

是我日夜哀哀的哭泣
打动了你遥远的心灵
或是你星子样的眼睛
找到了我结庐的人境
我们在危崖处重逢

是我对你郁郁的想念
或是你对我恹恹的钟情
一场风暴后  天空依旧纯净
青山肩着彩虹

我们走呵走
笑呵笑  直到笑声染绿

   和
树   还有还乡的背影

1991


无题
——赠XY

编美丽的花环  绕你底粉颈
戴上小红帽吧
窗外有风  柳径堕满往昔的梦

伫在心灵忧伤的阳台
一百次膜拜  为了
今夜,拥你入怀

过去的日子,航进烟水里去了
只有
一声深情的呼唤  迷迷蒙蒙

1991年


重逢

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你再次点燃我的心灵
我不相信这是真的
你依旧对我这般真诚

过去的日子苦闷无趣
终日含泪期待与你重逢
难道这一次果然是真的
你盈盈走来  不再是梦
——
原来所有的泪水
都是相见的准备
原来所有的话语
都在泪水中无声


月光下

这是真的
你对我依然垂青
难道这决非是梦
我们相爱  是实在的风景

你离去的岁月
堆成了一座坟茔
你来到的时候
我又顿时获得新生

难道这是真的
泪水中   含满笑容
难道这是真的
月光下  我们紧紧相拥


让我怎么说

让我怎么说
笑声  才能表达
让我怎么说
泪水  才能倾诉

分离的日子万念俱灰
甜蜜的死亡将我轻呼
如今我们相逢
生活呵  又芳颜乍露

让我怎么说
笑声已表达
让我怎么说
泪水已倾诉

1991年12月


赠诗

为什么默默相对
我们只剩下眼泪
为什么泪水中相顾
有丝失落的欣慰

往昔狂欢共处
今朝黯然伤别
明月依旧娟娟
心如含露蔷薇
哭亦笑,笑罢哭
只愿征途上不再有坑凹
亦不再深尝烦恼的滋味
——
祝贺你,却拿不出来珠贝
沉重地点一下头,只带来一束玫瑰

1992年5月20日


致Y

你的美丽属于雾中的月芽
窗下偷望
你云一样的脚步让我仓皇
无论怎样不敢走向你面前
躲进角落
泪水轻轻将你的名字抚摸

LHP,当最后的眼泪化血时
黄昏像一座孤寂的坟茔   
葬下
我寻你的身影。——让我
作为你阴间的侣伴呵  LHP
——
尘世中我不敢奢望与你重逢
最初的月明夜早己埋进汹涌的地心

1992年6月19日


寄你

假如  深深寂寞
面前的路也坎坷
请走过来唱支歌
莫再将眉头紧锁

假如 恹恹困惑
背影亦显得萧索
请背过身拭去泪颗
心灵又是只白鸽

生活呵
本是一条北方的河
浑浊
仅是七月暂时的错
相信吧,每一片喧哗
都是生命精彩的注脚
没有急流与浪朵
大海也会干涸

痛苦孕育著幸福
追求难免会失落

朋友呵,请你在未来日子里
莫因一时失意而将岁月蹉跎

1992年6月28日


致——

不知你现在哪里
只有一腔温柔的思绪
你可轻依桌前
梦幻中与我相聚

深记得那个初夏的午后
我与你粲然相遇
你轻柔的一笑  
美丽了我忧郁的日子

如今你人已远去
只留给我温柔的低语
还有寂寞的冬日——
临别时,你淡淡的眸子
让我  至死不渝

1992年11月


请你,再一次温柔我

再抢天呼地的死去活来,也终是
一场错误。你冷静得象一泓秋水
只是默然的轻闭着双眸,那一天
你竟转去身再不回首,萧萧秋木
洒落一路黄叶遮掩你渐遥的身影。
我随着夕阳下的流雁无休地哀诉
斑斑的暮色染黑林子    又一次
我的生命像九月的河水一样浑浊
——
真想再次跳进你月亮般的眼神中
接受金色的洗涤
真想再次剔净骨节
在你的温柔中,微笑着老去

1992年11月


劝友诗

春风不期然的拜访
总是要跟随着雨滴
你不必在雪夜踌躇
相信吧白色的月芽
定会绽放乌兰天际

抹去深深浅浅足迹
你不必屋檐下叹息
那一树青青的忧伤
早晚会结满红果子
只要朋友呵你牢记
裂缝之中珍惜自己

1992年12月20日


忆赠

我们不约而同地走进那个夏夜
兜了一大圈
融进曲曲折折的深胡同
朦胧月静得能被你的目光拂出声音
树荫和蟋蟀的歌声秘密亲昵
而我怎么也说不出话低下头很窘迫
你却轻轻地扭过身   吃吃笑着

1993年1月13日


短章二首



踉踉跄跄的风
跌进黄昏


被我望成一滴销瘦的泪滴



柳枝的睫毛扑闪着纯净的月亮


回首一瞥  显得那么深味深长

1993年2月16日




无论如何也要过
不管是福或是祸
人生本来坎坷多
你不必要去窝火
流泪时候唱支歌
舒心一笑多快活
烦恼时候要洒脱
分手时刻别难过
无论如何也要活
人生一次别无选择

1993年3月


赠友人

也许,是无奈的寂寞
你的心一直紧锁
也许,是错误的困惑
你的情没有寄托

悄悄的,关进烦恼
任雨湿湿淋着
也许,你觉得再无法找到
往日的太阳和快乐
默默的,躲进角落
任风静静淹没
也许,你以为所有的付出
都酿成了一滴泪颗

相信吧,总有一脉馨香
报告着春色
——
寒冬带来的不仅是折磨
也有坚忍的品格
天际的星颗哪怕再微弱
也会晶莹的唱歌

1993年3月23日


无题

你的温柔是一缕晨光
结束了我凄冷的长夜
              ——手记

如果所有的柔情都凝成露珠随风坠落
如果所有的泪水都泛着幽光浸透月色
我仍固执地紧握哪怕早已虚弱的花茎
虽然有盘旋的大鸟
把点点滴滴的鸣,黄金一样撒满空林
毕竟秋天姗然降临
枯草染香的脚步已淹没起苍凉的古堡
心中的小白马奋蹄踏碎了濡梦的落叶

不再呼喊的季节有紫红柿子爆满枝头
伸一伸手臂便会有沉甸甸的蜜汁情感
嘎然滚落。那全部的河水还未曾呜咽
岸柳却早亦是凄凄楚楚
虽说心情衣衫褴褛将疼痛的金秋轻裹
无法哭泣的时候呵
憔悴成瘦瘦苦楝,既然根已扎进深泉
何惧黄土塬的枯寒
把头昂起将触须伸进明春还是冰的河
灿烂的太阳竟是等待很久很久的勋章

1993年秋


赠——

走了许多路,走到你跟前
才发觉我们多么孤单
春天盛满青草和
鸟鸣。流水,奔向石间
默默相视 一只鸟
白云下
盘旋

你本是我的亲人呵
刚从麦田走回  一缕炊烟
和民歌  升起双肩
背后所有的足印
都是为了我们今天相见
不敢喊你——
透明的心  已碎成两半

就让我们一声不响
一步步走回  庄稼深处
家园深处。亲人呵
白发的娘
泪水,已经流干

1997年3月1日



 
诗人简介
苏小白:先后出版诗集《哭红的月芽》《美貌的疼》《如约的路上》《城北美人》《洛杉矶寂寞的踏歌》五部;散文集《妩媚山寨》《北京散记》《故国的吃食》《故国行游记》四部;小说集《有裂纹的女子》一部;《红楼梦》研究文集《读红琐记》一部。其中散文集《故国的吃食》曾荣获全国城市出版社优秀图书二等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Copyright © 2004-2020  cgpz555.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配资开户 站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