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配资


《槐窗诗稿》第六辑 荷上月

作者:苏小白 | 来源: | 2020-06-03 | 阅读: 次    

  导读:旅美作家、诗人苏小白诗歌作品选。

 
恋歌
 
问我为什么这样忧伤
让我告诉你
我看不到那双迷人的酒窝
问我为什么这样痛苦
让我告诉你
我失去了一位心灵的读者
 
她是那样美丽
像一瓣月芽,静静闪烁
她是那样温柔
像一道溪流,浅浅唱歌
她是婷婷修竹
也是淡淡白荷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样忧伤
我看不到那双迷人的酒窝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样痛苦
我失去了一位心灵的读者
 
1989年
 
 
自题
 
自己是大丛林中
      一只蚂蚁
弯弯曲曲的一生
      归于沉寂
 
坠着耳环的白杨
      修美娴静
穿著绿裙的梧桐
      活泼好动
她们都为大自然钟情
 
破云而上的飞雀
      风中高歌
四处旅游的走兽
从不寂寞
他们都是大自然的好友
 
自己忙忙碌碌
歪歪斜斜   表达着生命
 
1992年5月14日
 
 
二月小村
 
燕子逗绿羞涩的柳条
塘草挺起纤嫩的腰身
麦苗油黑的发辫上饰满透明之珍珠
轻飔拨弹下,河水由金红变成银亮
 
哦,田边老牛微眯起眼睛
安详地谛听农人锄草的声响
 
太阳,哪家围着红纱巾的村姑
怯生生张望  在少年的记忆里
依着老家那一堵矮矮的土墙……
 
1990年3月10日
 
 
祖母的爱
 
祖母的爱,是清澈的小溪
涓涓流淌我心里
当我是纯净的山茶花
祖母的爱,是滋润的露滴
 
祖母的爱,是洁白的晨云
轻轻飘荡我心中
当我是青翠的小山松
祖母的爱,是吹拂的春风
 
祖母的爱,是慈祥的月光
静静笼罩我心坎
当我是翻飞的雄鹰
祖母的爱,是守护的山岩
 
祖母呵
祖母的爱,是永恒的家园
 
1991年秋
 
 
古井
 
没有人注意
你低低地隐在槐树身后
深邃  沉静
 
一个老迈的人拄杖走过
一道颓唐的残阳照着
 
(是在谛听大地的心跳
抑或反刍历史的回音)
你深藏起自己的眼泪
 
而此时,早有一群小鸟,
叽叽喳喳争着宣讲你的故事
 
一直到,月亮出来哄它们睡觉
 
1992年5月10日
 
 
走过正午
 
匆匆走过正午
我与心都很苦
一条耿直的大道
没有人影
独步,我只垂着头颅
 
两边夏木,奇奇怪怪
天上一只飞鸟也不见
 
其实,这个世界早就如此
不该这样痛楚
其实,这份情感早就如此
只是忘了还家的路
 
1992年7月30日
 
 
夏天即事
 
小巷,布满豁豁牙牙的
槐荫。鸟儿,上窜下跳
街口油滑的汽车,匆匆跑
素常洒脱的小伙  此时耷拉头
呵,夏季的午后
 
眯起汗蛰的双眼眺望
装着沉思,其实这种感觉早已有
从不愿承认的情感最真实
这些日子,决非是随便到此走走
 
小巷,折尺一般;太阳,镍币一般
曾被谁目光打量,又被谁素手轻抛
小巷深深深如海
再也寻不见。那人呢?扎著小辫子
撅着小嘴巴
所有的窗子,都关闭。惟有向前黄昏
被两朵云彩架着,醉醺醺的
满脸通红。哦,那边的婚宴刚解散
一只灰鸽报信来……
 
呵,夏季的黄昏
素常洒脱的小伙  此时耷拉头
街口捉迷藏的儿童,匆匆跑
月光,上窜下跳
豁豁牙牙的槐荫  挤满小巷
 
1992年7月31日
 
 
致死亡
 
我躺进深褐的土地
人世间再没我影子
盖上黑夜般大棉被
听到外边亲人哭泣
 
有人在山下欢乐而踏歌
有人在溪边悲伤而放歌
是呵,他们为功名焦虑
为一些虚无的荣誉奔波
有人临死也没开怀一笑
只呆对顶棚叹息没意义
 
人生呀其实不多取
安安乐乐才是至理
我躺进深褐的土地
甜甜蜜蜜有困意——
盖上宁静的大棉被呵
再也不让尘嚣烦自己
 
1992年
 
 
再次想起
 
纵然相思是一场残缺的秋雨
梧桐怎能锁住有灯的门扉
临行前那一句精致的诺言
时时惹起林前驿马的长嘶
 
倘若爱情是一霎乍暖的东风
柳丝如何遮住春鸟的鸣啼
转身后那一瞥幽怨的眼神
常常引来溪边愁客的短笛
——
再次想起,将过去时光温习
一阵一阵痛苦之中
一丝一丝含有甜蜜
 
1992年12月20日
 
 
月,像根毛毛虫
 
转来转去,只是为了寻找一处
跟你说话的位置
月,像一根毛毛虫
熬红眼睛的路灯,在摇篮一样的风中
打起瞌睡
整条小巷都钻进梦里去了
我们在暗影里站定
 
什么也说不出
真想又真怕凝视你那双眼睛
我们背后有两扇门
一扇开着
一扇紧扃
 
1993年1月2日
 
 
雪夜
 
那一夜,雪花歪歪走来
裹着白纱巾,身子纤弱
在一片风中,在校门口
她扑在我肩头,便哭了
 
路灯,旁若无人地与小巷亲蜜
街角的落叶挺看不惯  扬起身子要离去
你是否也在那街角
我看不清你。忽然,就听到一阵黯泣
我拨开雪花
一步一步,走过去
 
原来是,傍晚无家可归的小风在那里
她跟雪儿撕打,好像那日里  你发疯的样子
 
1993年1月8日
 
 
蔷薇
 
照亮那丛蔷薇的,不是那夜月
是你蓦然的回眸——
茅舍坐在桃树的左侧,马灯坐在
桃树的右侧  年少的大河
在天空  在春夜  缥缥缈缈荡过
 
你如葱的手指,点亮那枝
闲着的中庭栀子花
表姊表妹前晌都笑着出门去
纷纷扬扬的榆钱  隔着天涯
淹没那一个昔年风逸的春天
 
是你蓦然的回眸,
照亮院子里的蔷薇  不是那夜月
在旧日历中……
 
1993年1月19日
 
 
情人
 
当果子坠落大地,天空澄美
久违的花瓣已无力漂回枝头  你
甜蜜地承受着一阵一阵相思之力
巨大的月亮罩住窗子
 
有风淡紫地滑过。露水在灯与桥
之间,在眸子与小路之间结白霜
秋天呵秋天,一种特质的气味弥漫
一个梦弥漫
笼你入眠。乍没的呻吟掉进枯井
打捞不出
床单,如玫瑰;你,如一段香气
没有哪只大雁不知道,他曾经来过
 
1993年3月
 
 
爱,是天国
 
趟过一道闪动金鳞的河,我来到
飘扬著白雾的竹林
嫩红太阳轻声细语地诉说着相思
感动到,大地呵满脸颊滚动泪滴
一声青涩的鸟叫,因害臊而飞走
房子的窗打开  竹林亦倾向一边
她轻轻抬起头,以最温柔的目光
问候我的车马劳顿  我的悔恨
如向阳的梅花  轻轻飘满山坡
我唱起此生惟一的歌:“爱是天国
……”
此时,此际。忽然,三道闪电降落
雷声,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响着……
 
1993年3月
 
 
向晚的山村
 
小山如坐,我坐在夕阳的对面
坐在小树林边。大河、白云跟那人一起
在落叶之间走远
 
一只羊叫,在初秋向晚的光里
燃亮遍崖星星点点的野菊花
此时,它扭转脖颈望我
含情脉脉的眼神  那么柔软
 
心上的人,像果子一样隐藏
黄昏的路上再也摇不出铃声
由新月照着
从那边到这头,古铜一样的
泛着寂静之光
 
1993年3月12日
 
 
假如,这也是缘份
 
为你,胸口是一把爱伤的琴
清脆的月光每夜每夜  弹拨着
无言的伤痕。鸟的梦呓,越过
乌蓝的瓦脊……丛林,远遁天边
在每一阵风中,痛哭不已
 
为你,生命是一管嘶哑的笛
透明的海风每天每天  吹奏着
难言的别离。浪的足迹,漫过
乌青的长堤……廊桥,远隐暮霭
在每一阵雨中,召唤不已
 
假如,这一切皆为缘份
不语的寺门  被谁轻敲
 
1993年3月23日
 
 
春夜即事
 
溪声吵闹的夜晚,麦子安静
新月第一眼相中垄头的白杨
围绕着他,好久不愿离开——
 
夜色,像黑色的大鸟降临
被星星压弯的天空倾斜
把春天倏然倒落——
 
遥远的村庄,刹那明亮
春夜最温暖的地方,电影放映
一对青年  一前一后
悄悄来到山岗……
 
轻眠的小溪打起鼾声,麦子文文静静
枕在身旁。新月,离开垄头白杨
一步一步,走近云造的帐房
 
1993年4月18日
 
 
村事
 
小小的村在肥美的草坡
屋后娇气的辛荑花含情欲滴
月亮,是谁雾蒙蒙的眼睛
多少夜晚不敢走上前
 
蜀地迁来的女子
春风中最早的竹笋
纤细  青涩,胸部饱满
在溪边
著一件腋襟小袄
 
小小少年挥动牧鞭
河滩的白羊,跟河上的白云一道
慢慢接近 
插满小蓝花的小村
茅檐低小  白鹅高歌
 
蜀国女子嗔恼地扭转身去
怎样的曙色
将她的双颊搽得绯红
 
1993年9月7日
 
 
雨季的恋情
 
细雨,穿亮黑夜。你在伞下
像站在礼花中  面容,忧戚又
迷离
 
你紧致的温柔,像倒影的荷花
雨水中的荷    样子,娉婷又
楚楚
 
背后,是无垠的夜
夜中,是无垠的灯
 
我迎上前去,握住你纤指
雨声,嘎然而止。让我们骑上
那只白鹤飞吧——
来日天空的云彩
是我们相偎的身影
 
1993年9月10日
 
 
一番洞天
 
每一次你路过门口
我的心为何一阵颤抖
为何会怔怔半天
一只黄鹂鸟鸣在枝头
 
你呵纯粹是遗忘之神下凡
让我对过去的伤痛一并忘完
你呵竟也似携酒的小小邮差
将不远处春天消息给我送来
你轻轻袅袅像朵白云
飘浮在我心空久驱不散
你曼曼款款像片细雨
柔情蜜意将我注满
 
每一次,望见你走后
总有彩虹束在我腰间 
我已不在尘世——
是你的双眼
给了我另一番洞天  真赛神仙
 
1993年10月3日
 
诗人简介
苏小白:先后出版诗集《哭红的月芽》《美貌的疼》《如约的路上》《城北美人》《洛杉矶寂寞的踏歌》五部;散文集《妩媚山寨》《北京散记》《故国的吃食》《故国行游记》四部;小说集《有裂纹的女子》一部;《红楼梦》研究文集《读红琐记》一部。其中散文集《故国的吃食》曾荣获全国城市出版社优秀图书二等奖。
责任编辑: 山野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Copyright © 2004-2020  cgpz555.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配资开户 站长